科技前沿

一曲壮美的生命赞歌_本地政务频道_东方资讯

十八军进军西藏,是一次悲壮的旅程,是我军历史上光辉的一页。根据军旅女作家裘山山长篇小说《我在天堂等你》改编的电影《我的格桑梅朵》,用电影的语言和手法,艺术再现了半个世纪前那悲壮的一幕……

电影和小说不同,它是一门综合艺术。该片导演忠实于原著但又不拘泥于原著,在影片中用艺术的手法再创作,用手中的镜头捕捉亮点,挖掘人物心灵最深处的东西,让我们在感动之余,再一次领略了具有裘山山风格的电影作品。

影片主要讲述了几个女兵的故事。裘山山是写女性的优秀作家,她笔下的女性千姿百媚,或美丽,或深沉,或灵动,或优雅,或忍辱负重,或勤劳善良,具有中国传统女性的所有美德。影片中的“我(白雪梅)”是故事的主角,也给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的女军人之美。在进军西藏浩浩荡荡的千军万马中,女兵队只是其中一小部分。她们都是十八九岁的女兵,都是刚刚开放的花朵,就像盛开的格桑花般美丽、纯洁。她们热情、开朗,充满朝气,富于幻想,每一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梦想。她们是女人,却比同龄的女人少了些娇气,多了些豪气,因为她们是军人。军人的职责和使命注定了她们要付出更多的东西:青春、快乐、自由、情感甚至生命。在时刻与死神作伴的进军西藏的路上,她们没有被严寒、缺氧、饥饿、劳累、战争等困难吓倒,而是与男兵一样勇敢,一样坚强。战场救护、宣传动员、护送物资,她们是男兵眼中最美丽的格桑花,最值得记忆的骄傲。因为条件太差,没有必须的卫生用品,她们把被子中的棉絮掏出来用了,睡觉时只能受冻。即使这样也毫无怨言,依然坚强乐观,积极向上,不拖大部队的后腿,从不落下一步。

团结友爱,互帮互助,历来是我军的优良传统,也是我军克敌制胜的法宝。在进军西藏的漫漫征程中,许多军队干部宁可自己挨饿受冻,也不忘生死一线的战友。在四川道孚,粮食紧缺,警卫员想方设法找了点白面烙了两张饼让欧团长吃,欧团长却大发雷霆:“让我吃饼,你让我的兵吃什么?”在行军途中,当欧团长看到女兵队被子里的棉絮被掏空了,女兵们受冻时,心情十分难过。他专门开会动员,要求各班拿出两床被子送给女兵队盖……这一桩桩一件件感人至深的故事,不由的让观众流下了热泪。这就是我们的团长,这就是我们的干部,是千千万万个热血军人,铸就了不朽的军魂。我们的军队,就是凭着这个传统、这种精神,才战胜了无数艰难险阻,创造了无数世界军事史上的奇迹;才能够进军西藏,从胜利走向辉煌。送被子这场戏虽然不长,却极具震憾力,演绎的也最动人、最成功。人物形象此刻也得到了升华。

爱情是文艺作品中一个永恒的主题。白雪梅和欧团长的爱情是纯洁的,特别的,也是感人的。它不是《乱世佳人》中的爱,也不是《泰坦尼克号》中的爱,他们的爱是含蓄的,真诚的,具有特别味道的军营中的爱、军人间的爱、军人间的情。白雪梅是一名普通的女战士,欧团长是一名中层指挥员,在火热的战斗生活中,他们互相爱慕,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但却没有赤裸裸的表白,而是深藏于心,互相关爱对方,互相鼓励对方,默默地为心上人祝福。一包莎琪玛,一块河卵石,一个甜蜜的微笑,一声温暖的问候,就是他们爱的表白,就是他们情的信物,就是他们思念的源泉。军人的职责和身份决定了他们不能为爱痴狂,不能朝朝暮暮长相厮守,他们的爱是建立在感情的基础上,建立在革命事业的基础上的。白雪梅和欧团长如火的激情鼓励着他们英勇战斗,不断前进,希望能够早日胜利,早日品尝爱情的果实,早日到达他们心目中的天堂。在影片中,我们没有看到惨烈、血腥的战斗场面,就是主要战斗??昌都战役也一笔带过。而充盈全片的是一种空旷、坦荡、无垠的壮美;是一种明朗、清丽、淡淡的爱的情愫;是一种回首往事的梦幻般的意境;是忠实于原著的一份隽永与挥之不去的军人情结。这样的爱情,让观众感到真实、可信,同时也增强了影片的美感。

西藏壮美的景色是飘荡在全片中的一条五彩的哈达:气势磅礴、横空出世的雪山,纯洁清冽的江河水,湛蓝湛蓝的天空,棉絮般飘浮的白云,一望无垠的草地,美丽动人的格桑花,随风飘扬的经幡,成群结队的牦牛……所有这些美丽的画面,把西藏勾勒成了天堂。